沉默是药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0章 很多人要掉脑袋,我以女儿身砍翻江湖,沉默是药,畅读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所以,曹成给沈庄的那张纸中到底写着什么?

直至回到柳府,柳七脑海中还在想着这个问题。

就在即将跨入小院门的瞬间,柳七脚步一顿,赫然发现了位于墙角处的暗号。

柳七蹲下来将墙角的暗号抹去,随后确定了小院中无人,翠香也没有归来后,便闪身从外墙出了柳府。

……

丰记米铺。

“咚,咚咚,咚!”

此时天色已暗,柳七有节奏地敲击着米铺的大门,直至重复到第三遍,米铺大门才“咯吱”一声奢开了一点缝。

柳七闪身而入,进去之后眼前一片黑影晃动,继而“嗖”一声,耳边一道劲风袭来。

柳七神情淡定,伸手扣住了右侧探来的一只手腕,顺势一扭继而手臂如同灵蛇一般顺着对方的胳膊攀附而上,直至扣住了对方的咽喉。

“柳七,数月不见,武功精进不少啊!”黑暗中被柳七扣住咽喉的身影突然开口道。

听着熟悉的声音,柳七却没有丝毫撤手的意思,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是你武功进步太慢了,柳二!”

“呵呵呵……”随着一阵低笑声起,柳七缓缓收回了手。

呼——

黑暗中不知谁吹了一口气,随后一道昏黄的火光渐渐亮起,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。

柳二点燃桌上的油灯后,方才吹灭了手中的火折子,继而昂首看了一眼缓缓朝他走来的柳七,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惊艳之色。

“看来你也适应了山下的生活,过去在细柳山庄只有柳十九会这么穿。”柳二缓缓落座,随后脸上挤出了明媚的笑容。

看着柳二脸上扭曲的伤疤,与他面对而坐的柳七不禁移开了视线,继而沉声问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似是觉察到了柳七视线的偏移,柳二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疤痕,随即嘴角微微一抽:“不是我要找你,是‘尊上’有要事交代给你!”

尊上!

柳七听到这两个字突然眼睛一亮,视线重回柳二身上,目光炯炯地问道:“你已经见过尊上了?”

柳二摇了摇头:“并未见过,我自从进入金马商会后便遵照三公子的指令,成为了大公子身边的护卫。”

“这么说金马商会也并非人人都是尊上的人?”柳七当即问道。

柳二并未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瞧你这样子,想来在黒狱门过的不错,不知道有没有见过那位传说中的‘黑狱王’?”

“说说吧,尊上有什么事交代?”见对方顾左言他,柳七也懒得多费口舌,直接开门见山道。

柳二闻言目光一凛,旋即语气幽幽道:“这么快就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吗?”

柳七只是冷笑道:“我怎么不记得,伱我之间有什么约定。”

一时之间,房间内变得沉寂无声。

“行了,这次找你出来一共有两件事。”柳二面色微沉,随即语气也冷冽了不少,“尊上命令,要让严令义死在京城,并且是死于太乙门的太乙金分光剑之下。”

说罢,柳二突然从桌上取出一柄长剑拍在了桌上。

柳七瞥了一眼,只见剑柄处刻着八卦图样,显然是一柄道门弟子的佩剑。

“此事交由你们黒狱门来办,我会在其中配合你们行事。”柳二接着说道,并且从袖中拿出了一枚令牌递给了柳七。

柳七接过一看,顿时确认了这枚令牌就是磨刀老叟随时携带的“刀令”,她随即拿出了代表着自己“七杀令主”身份的玉佩,随后放在了“刀令”的凹陷处,轻轻一按,玉佩便严丝合缝地嵌入了令牌之中。

而令牌正面,同样的凹陷还有两個。

确认了令牌的真假后,柳七轻扣令牌,玉佩便从中脱出,将玉佩收好之后,柳七方才将令牌归还给了柳二。

不知为何,柳七看见柳二眼中闪过了一丝羡慕。

“磨刀老叟对你一直赞不绝口,我看你我之中终究还会是你先我一步见到尊上。”

不过柳二看着柳七淡定的模样,随即想到了什么,继而摇头笑道:“想来你也志不在此,既然如此为何当初不趁着眉夫人不在直接逃出细柳山庄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仙侠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

宝贝鹿鹿

臭不要脸许先生

南林豆豆

这个医妃有点剽

蚂蚁上树

北宋穿越指南

王梓钧

带着仙葫混都市

陈家有虎

易天命

嗷嗷高